做爱做的梦

昨夜睡得晚,又做了梦,梦见房子摇晃,我紧抓着被缩成一团。过了一会平静了,听到女人声,细细的声,隐隐约约的从鼻腔挤出。我松了被角,头扭过,伸向那叫声,更清楚了。

在梦里,我幻想着那声音的源头,像婴儿又像小猫,好像娇羞的嘶喊带着热烈的温柔。我被迷惑了,带着最远古的冲动与向往,然后起身去厕所洗了把脸,梦结束。

今天同事问,怎么这样疲累。昨夜屋顶老鼠跳死亡舞步,我听了一晚上。他分明没领会,却看着我笑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