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看似被辜负的生活

一个在非洲塞拉利昂参加内战的十二岁小孩儿杀了很多人,为避免受不了的感觉,他天天吸毒。后来这孩子在联合国的会议上解释:“我们加入部队的原因是我们找不到可以吃的。”

他失去了自己的家,但同时盼望着安全,盼望着自己属于什么。在这个所有归属都夸下来的时代,在别人眼里,很多人的很多行为是一种寻求归属的需要。

很多时候,你看到的,所理解所以为是的事情本非如此。对于这些,知道就好了,也没必要逼着自己认识自己难以接受的事实,知道有这么一种可能就好。

有人说:“为什么我这么无知,总犯同样的错误,明明知道,可就是改不了!” 很多事如果那么容易的话,还要这么漫长的人生干什么呢?

很多人称兄道弟,日夜消遣,别人看来那光华都被辜负了,伴着不理解,不认同,轻佻的嘲笑,时代的鞭烤,越来越难。对于他们来说,生活永远是一种安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