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人

QQ窗口弹出一张图片,是水面夕阳的风景照,下面跳出几个字:漂亮么?漂亮,我说。紧跟着是一池湖水的静照,下面依旧跳出那三个字:漂亮么!我说漂亮啊!她说那是罗马湖。待我还没来得及回复什么,一张图片文件在QQ窗口上缓冲着,我正下意识的猜想,不知是哪一隅美丽的风景,立时一张女孩的照片撑满整个聊天窗口。下面随着:这是我~漂亮么~漂亮么~

我双手浮在键盘上,心里满满的好感,对这个认识不足24小时人。

她叫陌生人,一个偶然的机会和一个我不知道的理由让我们聊了起来。通过去人格化的网络,用可爱又寂寞的QQ。

此间,我才意识到,原来我生活的相当一部分时间是陪陌生人度过的。一个又一个,或快乐或悲伤,然后随着那或快乐或悲伤的感觉一个一个的慢慢消失,最后分不清记不起,谁,在什么时候来过,谈论了什么,只剩下自己那似是而非的孤独。

其实哪里会有人喜欢孤独,不过是不乱交朋友罢了,那样只能落得失望。而网络的无孔不入让失望变得廉价和低成本,也让人感觉失望没有了失望时的味道。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这样的陌生人,相识相知最后消失,成为一段想不起的记忆。让人怀疑那种好感是否存在过,或许她也只是她们,一个存在却不存在的人。

当她问:这是我~漂亮么~漂亮么~的时候,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可爱瞬间绑架,微颤的手指在键盘上打字开始变得费力,我把这归咎于夜晚的阴冷。我们聊着,似乎很开心,很有话说,但是谁也不知道我们在谈论些什么,包括我们自己。

当我们孤单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些什么,那些互相安慰的话听起来似乎并不让人觉得温暖,我们只是为彼此埋下了大段的时间,至于长出什么,没人关心。

当我们聊过24小时的时候,可能已经将各自的大半生讲给对方听了,用互相察觉不到的方式。而同时也感觉到聊天的节奏在慢慢放缓。此时,我仿佛看到另一个自己,很近,鼻尖抵着鼻尖跟我说:你到底在干嘛?然后消失感觉不到。

我看着键盘上的双手,然后用一根食指打出两个字:晚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