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的事我很抱歉

睁眼十点了,我张开三十度的眼角看游走到窗棱上阳光并不耀眼,那光也不温柔。硬生生的打在脸上像不美了的老女人无力不给人遐想。胖子在旁边打着鼾,睡的这么美只苦了我昨晚伴着鼾声被挤到床边却无力反抗,还好他良心发现给了我后半夜“安宁”的我已入睡。如果天不是这么冷我会决然的选择睡地上总比从床上被挤下来的干脆。刚才胖子接了个电话醒了跟我说:“大米我昨晚做梦睡了你的枕头~”。我苦笑:“舒服么~”­

老白和哥都上班去了,我跟胖子都还没起床,昨晚上老白极其不负责的说自己过阳历的生日,大家很无奈的吃喝玩到很晚。我不想说老白这人很二百五,只是我从小不爱表达长这么大收到的唯一一份生日礼物是她送的,一个天冷了送你手套天热了送你T恤的初中死党。让我郁闷的是她说当初我送她的那个生日礼物已经去了另一个世界,要知道那个年代存钱买件礼物是很纠结的过程,十一年了这感情真不是说的,没心没肺也挺好~结婚生孩子之前你就可劲蹦哒吧­

然后呢~严重谴责自己昨晚借着酒劲对广大良不良的妇女同学进行纯净的思想侵犯,如果有幸震惊了你们我表示没有压力~。QQ不是个好东西,它告诉我可以和陌生人说话;它告诉我可以不负责任的说话;它告诉我没人知道我和谁说了什么话;它告诉我可以是最牛B的;它太坏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