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只蜗牛,而我不只是一只蜗牛

今天晚饭后一个人正坐在床边看着中央一套有关伦敦奥运的节目,突然表姐来电话。工作怎么样啊?她问,上星期提出辞职了,我把细节和缘由跟她表述了一遍。她又说,有一个工作你要去么?如果想去的话,我安排你面试,如果不想的话,晚上告诉我,但是别太晚了(她还要给招聘的朋友回复)。恩,让我想想。我用不确定的语气回复道。其实我想过两天辞职后先回家呆一段时间。我突然又追加了一句话,算是用来解释自己的不确定。待一段时间?你现在还没有那样的资格!

对,就是这句话:你还没有资格……

我不禁深深想,难道我做一个决定然后去践行这个决定还需要什么资格么!这样想着,同时也明白表姐这句话被赋予的现实。我今年25岁,来自农村,刚刚工作一年,如果论资源的话,我各种的没有。如果论能力的话,我各种的不行。在和谐的社会里我被赋予的形象就好似那只爬树的蜗牛,身上背着重重的壳,一步一步往上爬……,甚至有时候感觉慢慢爬的速度还赶不上树生长的速度。我生着蜗牛重重的束缚,却没有蜗牛那一步一步慢慢走的耐心和坚持。总以为如果没有那重重的壳,自己会不一样,会爬的更快,会变得漂亮或者变得不再是一只蜗牛,而是一种叫做蜗牛的其它什么生物。

可是到那时,我又会以另一种生物的身份来抱怨在自己看来那个新的束缚。好多道理都明白,甚至比那些教导自己得人更明白,但是知道跟做还是两码事的。
表姐说的没错,我确实没有资格。在生活中的一切还都需要钱来保证的大前提下,辞掉一份稳定的工作,没有存款还要回家呆一段时间。这本身就不是我有资格去做的事。

我像所有人一样是只蜗牛,背着重重的壳,慢慢的爬行,而且生的软弱。这些无法改变,甚至永远都无法改变。但是这些都不重要,我只需记住,我是一只蜗牛,而我不只是一只蜗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