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柴静来励志

刚才看了柴静主持的《看见》,专访李永波那一期。李永波突然结束采访因赶飞机离开时镜头跟进,然后拉回到柴静。还是那张干净的脸熟悉的微笑和那不明亮的眼睛里颤动着我不知道的智慧。一直以来,谈不上关注,也并非多喜欢。只是那种把手放在你心上的亲近让我愿意更靠近。更愿意去了解她背后的故事,想知道这是一个怎样的女子。就像当初因为一些事件关注韩寒,关注罗永浩,关注……,但最后我更愿意了解这些人的生活是有多普通,他们的过去又是多么的琐碎。从而对当初勾起自己兴趣的“事件”没了兴趣。也许这就是所谓人格所谓的魅力吧。

简单浏览了一下关于柴静的各种文章。大多是采访型的对话,不过那些对话都非常精彩也很有深意,看完让人有反省和替别人反省的冲动。不幸的是,在看了那么多,想了那么多,玩命发自内心的认同了那么多之后发现干瘪的脑袋挤不出一句哪怕是复制过来的观点。突然,一种对“博闻强识”的渴望让大脑膨胀到不行。看来愚笨如我,心智晚熟智力待开发的人注定要在别人身后花费大量的时间研究脚印了。

有些文章写的真的很好,当时很想转载到自己博客。转念又想,看到一篇好文觉得很励志或者很有意义,想要复制粘贴。但是当看到十篇,一百篇之后怎么办?都复制粘贴么?还有就是,转载的意义是什么?为了让别人也分享当自己心灵受到冲洗时的感受么?可是你的博客未必有人看啊。想想觉得那么徒劳的事还是别做了,并且想对自己进行一下约束:以后在自己的博客里尽量没有转载和复制粘贴的东西。不为别的,只是要自己知道当初为什么要写博客。人不能走着走着,就忘了当初为什么出发了。想有一天可以“只问耕耘,不问收获”。想有一天真的体会柴静在博客里写的一句话:“写字不是义务,写本身就是写的报酬”。那种复制粘贴的快感刺激不了我想要写字的冲动。只会让我惰性滋生,不愿下笔。

柴静说,下笔切忌嬉笑怒骂,要有公心和诚意。这是说给记者听的,我不是记者,但是对我同样重要。我回想一天前我还到处留言,评论“钓鱼岛”,评论“理性爱国”,评论“明星”、“小三”、“李宗瑞”。而且每段评论里都带着“嬉笑怒骂”。我像大多数网民一样,把网络的“言论自由”作为一种贩卖无知的途径。却不知,这样基于自己对事物的偏见而写下的每一句话都只是让这个本就不“清晰”的虚拟社会变得更模糊了一点点,让那些看到这些文字的人的“视线”又模糊了一点点而已。如柴静说,要有公心和诚意我未必能做到,但是看待事件和做出评论时我可以不再嬉笑怒骂。

有时候,人会把自己的缺寄托于别人的圆,如同我曾羡慕别人的知道而防备着自己的不知道。羡慕像柴静这些人,他们知道自己是谁,想要什么,怎么达到。这是一种知道,一种经历过无数次自问自答式的反思后的成熟。但现在的我却很踏实这种‘不知道’的状态,不知道就是不知道,这是一种对生活的敬畏。

柴静说:“那年,我三十二岁,经历过亲人去世,了解死亡,知道人都是怎么活过来的。经验告诉我:生活就像水,自己会长出来。你能做的是没有任何预设地放下,看着水流迎岸拍上。我更喜欢这种春雨绵绵的感觉,像人生一样,说服和解释,很累。”

她说,我喜欢莱蒙托夫的一首诗,大致是:“一只船孤独地航行在海上,它既不寻求幸福,也不逃避幸福,它只是向前航行,底下是沉静碧蓝的大海,而头顶是金色的太阳。”

拿柴静来励志》上有1条评论

  1. Pingback引用通告: 2007~2017 所有文章归档 | 简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