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孩子和狗

我爱吃冰,一直喜欢火炬,伊利的。摸摸口袋正好有几块零钱,起身就奔了小卖部。马路右转直角弯是一处斜上坡,一个小孩和我走对头,叫不上名字,斜跨着双肩小书包,走路一步一踱的低头玩弄手里的一块红布。我目送他擦过我的身,一笑。

路过一户人家,院门大敞。一位老奶奶正努力的将身子朝屋里梛……我只能看到她的背影,矮矮的个子,弓着腰,几乎将头埋进怀里。当我掠过门口的最后一瞬,我朝院里扫了一眼,仿佛看到……一个过去。

走着走着,不知哪里跟上来一条小狗,浅黄色,翘起的尾毛可劲儿的摇。看着它这么热情,我都想伸手呼噜呼噜它的毛。正看着它在那儿伸着舌头哈巴的样子,突地听到一声狗叫,很远处传来,等回过神,那小黄已经在老远处疯跑着。想是它妈妈叫它回家吃饭了。

买了冰,边走边吃,习惯性的将冰棒放在嘴里吸吮,还间歇性的伴随着舌头的蠕动。但凡此时,总能在脑子里浮现出一部爱情动作片里的场景。没办法,素质低,说着就跑偏了。回来时路过那户人家,院门依然大开,只是里面空荡荡。回眼时,一只喜鹊登在院门一边的墙角上,不做它想,希望老来多福吧。

回家进门前,朝院里看了一眼。这不,我们家也有个老太太,急急忙忙的从里屋出来奔厕所了……停步,看看天,多好的太阳啊,就这么变成了天与地之间的一条红,过渡着陌生世界中熟悉的白与黑。哦,对了,那孩子手中玩弄的,是一条红领巾。多好的红领巾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