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礼

浪奔,浪流,浪里分不清欢笑悲忧。这是一首歌里的唱词么……是吧,我不知道。怎么突然想起好多电影里的人物,那种酷酷的,不羁的角色,可突然又好像谁也想不起来似的。

我有一个梦想:我想做一个浪子、才子和凡夫俗子的结合体,因为我觉得这才是一个上乘的男人。但是这样的男人太少了,少到我在电影里都没见到过,加上我这么的普通,又想变得那么的不平凡,所以我觉得这很值得作为一个类似梦想的事情为之努力。

前天老蔡结婚了,我去了,我们的同学也去了。我又见到了五年前才见过的高中同学,我心里很高兴,这是喝了一杯白酒五杯啤酒之后越加感觉到的。他们有很多人都发福了,包括新郎,他的样子看上去像一只直立行走的熊猫。不过新娘还是蛮漂亮的,而且她说起新郎的时候像在谈论自己的孩子,很幸福。

中午典礼的时候,我和栓子站在一侧看着,冷不丁的我说:我怎么没感觉呢!栓子呼噜了一下我的脑袋,要你有个屁感觉啊。真心的说,我亲临现场的几个婚礼,有同学的,有乡邻的,有兄弟姐妹的,但我努力想了一下感觉是经历了同一个婚礼,只是换换新人罢了。难道是我太肤浅了,欣赏不了这神圣庄严的一刻;难道因为我是个旁观者,只有当事人才能独享;难道我不是“大众分之一”,哈哈哈。到这儿我觉得应该停止联想了。也许像我希望的那样:如果我想经历一个不一样的婚礼的话,只有等我自己结婚的时候啦。

每个浪子都还穿梭在各色女人当中,每个才子都还在独自托腮冥思,每个凡夫俗子都默默的结婚了。我哪个都不是,所以我有的是可能。怎么就觉得标题可以叫《三体》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