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谁结婚?

太阳很足,我们几个站在礼堂的门口推推搡搡手里夹着烟。一地的炮皮升起一阵火药味,夹杂着吐出的烟线使站在中间的两个女生躲躲闪闪。你们别抽了,一个个的大烟鬼,以后都娶不到老婆好了。我们嘻嘻一笑。那要是所有的男人都抽烟你们怎么办?要是那样的话我们宁愿跟猪结婚,至少它不抽烟不喝酒还很老实,我们又是一阵嬉笑。我不抽烟不喝酒还很老实,我身后的涛说话了,我回头看他时脸上笑的都变形了。两个女生躲着空气中飘着的一阵烟云,楠抢了先,说,德行,那我宁愿喜欢猪。我们几个已经笑的不行了。

身后响起《非诚勿扰》出场音乐插曲《can you feel it》,阳光下的哄笑声被打断了。这是一场婚礼,在一个不小的厂房里举行,新娘是我们的初中同学,也是认识了十几年的一个回忆。在主持人一通废话间新娘已经站到环形花门的后面,正等待着新郎的单膝下跪。我们几个则站在礼堂的门口(花环后几步就是门口),看着新娘的背影,一身拖地婚纱,和所有人的婚礼一样。所以我也和参加过的所有婚礼时的感觉一样,觉得也就那么回事儿,即便她是我多年的同学兼朋友。

在结婚前三天的晚上,她聚集我们几个老友为她庆祝。可以说那天在座的都是她的心腹,这是她的原话。当时我问她,过两天是谁结婚啊?她说,不知道,管它呢!说着举起杯跟我碰了一下,杯见底。旁边同学瞪着眼睛合着双手说,美女,你真是心宽啊。然后美女纠正道,请叫我男哥(她名字里有个男字)。

婚礼当天我们几个到时,被引进新房见新娘,坐了一屋子人感觉很拘束。女同学们牵着她的手聊着,我们男生坐一边嗑着瓜子陪着笑。新娘坐在一张喜庆的被子上偏着腿。每个新娘都是这样,我心说。但不是每个新娘都像她一样笑的傻呵呵。我叫住傻笑的新娘,美女,今天谁结婚啊?我啊,你看,是我啊。说着她拎起伏在床上的一片婚纱给我们看。没人说什么,只是看她在那一个劲儿的说着笑着,因为今天她结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