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肉朋友?

现在时间:00:58,半个小时前我们一行五人坐上一辆三菱轿车(出租车),伴着虚圆的月亮行驶在回家的乡村公路上。那是在拐下高速路后很静的一段路上,车灯晃过一个活物的身体,黄白花色,两条腿行走,拖着粗重的尾巴跌跌撞撞的。等那条身躯几乎从车轮下被闪到后面时,我觉得我真切的看到了一只狗(或者说是一条狗),被轧断了后肢,努力的用两条前腿撑着往人行道上移动。我能说什么,我还能说出些什么啊!它从近光灯中消失的那一瞬,我只是觉得悲哀。

我们是去唱歌了,确切的说是我和他们去唱歌。小米和他所谓朋友的朋友。

本来我和他们的生活划不到一个圈,而且今晚之前也从没想过这两个圈之间会有交集。只是因为今天小米多喝了点酒还要执意跟他们出去玩,不放心,毕竟我是大米他是小米。就这样,伴着年少不羁的说骂声,我们将秋夜清冷月光脱在KTV门外。

这一路上我听着他们道说过去今天的自己和谁是如何的牛逼哄哄,是如何的打架和被打,是如何的感慨自己曾经那么傻逼过。听着,突然意识到那些记忆如此熟悉又陌生。当初我身边也有一群牛逼哄哄的傻逼,他们抽烟喝酒打架调戏别人女朋友,甚至尝试着将这些玩艺教给我,教会我,他们很用心,我知道。果然那些年还单纯的我辜负了他们,一样没学会,但是单论哪样我都不屑。慢慢的我身边多了好些“哥们儿”,慢慢的我成了老师眼中的差等生,“哥们儿”心中的诗人,但我依然是个单纯的老实孩子,文艺点说,我一直是我,是这世界变了。我把眼光投进他们描述的那些片段,想,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参与过那些疯狂?也许因为我是个好孩子,也许因为妈妈说,那是不对的。可不对的事小米做过,大米却没敢。我想,我开始羡慕他们了,那些牛逼哄哄的少年。

我曾为自己拥有的朋友而欣慰,他们受过教育,有素质,懂得迷茫知道进取,每个人头顶一米处都悬着“未来”,只要一伸手就能碰到。我曾为自己所处的环境而感觉良好,菁菁校园,飞鸟花丛,三两结伴,顾盼湖边。没有烦恼没有压力没有顾虑,那是一段什么都没有的岁月。有爱情有同学有梦里落花,那是一场什么都有的华丽青春。但是看看身前这些少年,却觉得自己什么都没有了。“未来”就在头上三尺,但是伸手的人太多,即便它在你的头上。慢慢的岁月拉长了,经历的多了才知道自己一直躲在金漆的笼子里,虽然那门一直敞着。当看到第一眼“蓝天”闻着第一口自由的空气,回想着自己都瞧不上的那些年,我的心是有多疼啊。

像我一样的人,你还记得你儿时的玩伴吗?你的童年还有你的朋友吗?你和你的朋友吹牛逼大笑大哭过吗?你喝多时后他们有疼惜的把你扶上床盖上被不舍的离开吗?你有被喝多的朋友指着鼻子骂过吗?他骂你的时候你会笑着说:“傻逼等你酒醒了的”,说时,顺带将你露在外面的胳膊放进被里掩好吗?你的朋友买彩票中了一千元会给你打电话说:今天捡钱了,一千块,晚上唱歌、喝酒、洗澡、按摩……我请客吗?你对着你的朋友真心笑过吗?你身边有几个所谓的朋友?或者你还有朋友吗?

也许你什么都有过也有着,什么都经历过也经历着,也许你的眼里只有你,也许你的眼里是一个世界,也许你觉得以上什么都不是,也许这就是你。像我一样的你。

每个人的眼里都能装进一个世界,凭什么用来装世界的眼里只有你?朋友如是。

我仿佛看到了那只狗的眼睛,暗绿色的眼睛泛着光,就在它回头的那一瞬。在这个清冷的夜,游荡着的活物都很可怜,包括自以为是的“人”——唯一会笑的动物,也是唯一不配笑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