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病真好

一不小心坚持了好多天,每天狂写狂画,只是想通过这两件事让自己有所改变,写字是想让自己变得能坚持有毅力,学画画是想自己变得细致。曾经听谁说过,思想决定行为,行为决定习惯,习惯决定性格,性格决定命运;一个想法能否改变命运我倒是不关心,只是觉得打算做一件事,从起初的设想,然后变成行动,在坚持中改进,成熟,甚至有成功的可能,这样便值得尝试。

昨天下午画完那朵简陋的玫瑰花就病了,头疼,阵痛,就像零下40度的冷水注进大脑。老妈看了,让我早点睡觉,还唠叨了一番,说生活要有规律,专家说了,十一点之前必须要睡觉的……晚上8:00我躲在床上,静静地,咬着牙,忍着疼痛;在那一时刻我似乎有一种轻生的想法,觉得如果这样疼会持续一辈子,那我宁愿死掉。我变换各种姿势想要逃开疼痛的追逐,奈何我跑不过它;我们就像围在一个400米椭圆形跑道,每到拐弯处它都将我擒获再放掉,痛苦连着痛苦。

昨晚九点的时候,我看着电脑,默默的;我想我疼得欲裂的脑袋再也想不出什么话能写出来了,我甚至怀疑那一刻的大脑还愿不愿意思考。我想起了很多人,有些根本叫不上名字,有些不知道模样,大都是这么多年从课本和生活中接收到的关于身残志坚的人的故事,我觉得自己好可怜,觉得自己不再重要,觉得明天像一个问号,深红色,大写的问号。

半夜醒来,我以为快要天亮了,翻出手机才十一点,看着手机屏幕上的时钟,我几乎想将它摔向某处,但是眼前漆黑一片,窗户上蒙蒙的光仿佛照不进来,好像这是一间被隔绝的陋室。我叹口气,轻柔的把手机塞进枕头底下,翻了个身,扎满银针的大脑神经再次被触动。我弓起身跪在床上,捂着脸低吟。

早上,满是阴霾的早上,我向平常一样起身穿衣,迅速的像只狐狸;很明显,我完全忘记了昨晚的自己,因为头已经不疼了。我觉得浑身都是力量,满脑子都是想法,它们像一股律动的精液,积攒着,等待时机,寻找入口或是出口。

没病真好,健康或是生病的人们,早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