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事甲

早上吃完早点的塑料包装我捏在手里,他问怎么不扔掉?我说前面可能有垃圾箱。他看看我说,跟我这儿装B是么,说时眼角带着一点戏谑的笑,我没接话,咽了口唾沫继续往前走。

昨天我跟你说的《四平青年(视频)》看了么,还没,下午我拷给你,老逗了……此处省略他关于“逗”的描述。没事儿,我回家上网看就好了,说完我俩继续朝前走,再没讨论过什么。

某天午饭时,他问,你看那边那个女孩叫什么,就那个…我顺着她他手指的方向搜寻。噢,生管部门新来的,名字不晓得,怎么,你看上了?没有,随便问问,哎呦,是么,要不要我给你打听一下,那你问问吧,别提我就行。

后来,当我把那女孩的详细资料给他时,并没有看出一点的兴奋的意思。你要追她么,我问,当然不是,说时表情很认真,我“哦”了一声,上楼继续工作,然后他也没有然后了。

某日晚饭,我端着碗面,用下巴示意他坐那儿——走道旁最近的位子。他环顾整个大厅,说不行,在这儿抽烟会被发现的。于是被他带着兜了一圈坐在一根柱子后面,我很本能的一句话涌到嘴边(少抽一颗会怎样)然后咽了下去。深知在别人不想听的时候多说无益,看看墙上贴的“禁止吸烟”再看看他,一碗面吃了好久。

出来时,晚霞正变成灰色,街边小摊开始热闹起来。他要去网吧玩游戏,因为他不知道这么早回家时间怎么打发。我说我不会游戏,也受不了里面的浊气,再说,我还有很多事要做,挥挥手我们散在人群了。

同事甲》上有3条评论

  1. Pingback引用通告: 2007~2017 所有文章归档 | 简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