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着躺着就睡着了

阳光娇艳,树影斑驳,在小园里踱步,摸摸待放的花叶,撩拨小鱼塘里荷叶涟漪,屋檐下燕子叽叽喳喳,老人费力的扶坐到躺椅上,戴上老花镜,继续翻看那黑白的老旧照片,抗战的,结婚的,出国考察的。手指划过一张全家福的时候点了一下,笑了,鱼尾纹延伸到发鬓,浑浊的眼神里透着些清澈的东西,嘴角渐渐低垂。老人闭上眼,深卧在椅子里,一辈子的快乐和悲伤在脑浆里翻滚,躺着躺着就睡着了。

全家福里老人的妻子早年去世,一个女儿在北京,此时正躺在她和别人老公的床上看窗外阴雨绵绵。今天不是好天气,心情也不好,她想,按着这个基调,她套上睡衣光脚迈到落地窗前,细细看一条一条滑下来的水痕和外面模糊了的世界,她几乎想到了所有人,除了那个正睡着的老人。温热的手紧贴在玻璃上,氤氲似的一层沙从手心向外发散,一棵少女的种子在心肉上发出芽。她回身拽过床边放了一夜的手机,打给别人的老公,两声嘟嘟声后对方正在通话中。

她看着手机,屏幕亮的刺眼,屏保是她和初恋在北大校园的合影,LED光渐渐暗去时,她把手机攥在手里。玻璃上的水痕将世界分崩离析,那暗暗的灰色搅动着一股阴凉使劲的往屋里钻。她举着纤细的食指点沾着在上面划了一个心形,又在外面画了一个圈。

屋子里灯都关着,只有外面那点不明亮的光。她在玻璃上自顾自的又画了些东西,然后攥着的手机响铃加震动打乱了所有情绪,她接通电话,”喂”一声夹杂着烦躁,电话另一端是她前夫,在美国,他们的小儿子因为过量服用安眠药正留在医院观察,没有生命危险,叫她不要担心。

她托着手机紧贴着耳朵,生怕听不清或漏掉什么信息,心里像翻涌的岩浆被雨水一点一点打灭,那刺喇的声响细细碎碎,渐渐的她听不见那头说话,空荡荡的屋子里她一人坐在床边一动不动。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身子一斜,倚在床边,双脚沾着地板,她想起了那个老人和她的前半生,她把脚收到床上目光投向窗外,天还阴着,但总会晴的,她想着,两鬓挂满泪痕,双眼紧闭,浓密细长的睫毛像挂满晨露的枝叶般潮湿,镶嵌在床上的身体瑟瑟颤抖,就那么躺着,躺着躺着就睡着了。

玻璃上的圈不见了,心还在。

躺着躺着就睡着了》上有4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