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者

作为个体生命,人最伟大的一个方面就是“回忆过去”了吧。在看不清未来的时候回想一下过往总还是能得到一些参考。
别人都说我小时候很乖,慢慢的自己也信了,只是在90年代的后几年里还是做了几件不乖的事。

那时候的小孩很少有机会缠着大人买好吃的,生活在大农村的郊区物质匮乏每天几毛钱的零花买几块泡泡糖算是不错了。但好在那时候的满足感很少是用钱能买得到的,无知无畏的童年就那么悄悄的进入了单机游戏模式(局域网、免费正好和成人世界相反)。

那时候身边总有小伙伴,不论你做的事情对或者不对,虽然他们也会在闯祸后一哄而散,而且回家后都说没做过,虽然我相信那样的年纪分不清那样的是非,有时候还是父母说的对。

想起看过的一部电影《闻香识女人》中阿尔.帕西诺饰演的弗兰克中校对高中生查理说:孩子,你没有出卖朋友,这是值得自豪的。

小孩子懂什么,他们的概念里没有对忠诚的定义,只有高兴和害怕这些简单的情感,甚至连偶尔表现出来的怀疑都那么的不纯粹。在这种闯祸的时候成人世界的味道瞬间弥补了孩子幼稚的判断力,你就说你刚才在家玩没出去,你就说你去了但不是你干的,你就说是谁谁谁带头的他年龄最大。。。。

虽然一不小心点火烧了半个村子的柴火,虽然一不小心趟平了人家两亩地待收的麦子,虽然不小心将砖头扔进别人家的油漆桶,虽然出于好玩将花圈扛去了姥姥家。。。

当初明明没有推选我做老大的程序,怎么就成了跟着我闯祸了呢,说好的有祸同担呢。小孩子虽然单纯,但他们的话还是不能随便相信啊。如果上天再给我重来一次的机会,我一定会做一个独行侠,在有限的童年里自己捉鸡自己吃,自己挖白薯自己烤,自己爬树掏鸟蛋,自己捕蛇,自己捉青蛙,自己采桑葚,自己打枣,自己捕鱼,自己找秘密的地方,自己看喜鹊在房前鸣叫心想有好事当头一定不要告诉小伙伴……

但是这样真的好么,没人分享的快乐快乐么,没人分享的悲伤才是真的悲伤吧。

看我做过这些不乖的事,你一定觉得我是个捣蛋的小破孩儿,其实我倒希望自己真的是这样一个无知无畏的孩子并且一直这样长大成人结婚育子然后老去最后刻上一句倔强的墓志铭:等我回来。但有些人的性格就是那样的矛盾,或许是让自己不理解。

二年级的时候同班的一个女孩子把我叫到学校角落,忘了她说什么也忘了她为什么说,只记得一只瘦长的巴掌糊在了我脸上,到现在我也不清楚为什么,可能这辈子我就这么衰,吃了些莫名其妙的亏。

三年级的时候,一个女生给我的纸条还没来得及看,放在家里被打扫房间的老妈捡到拿去质问班主任(小学三年级,我理解她的心情),班主任找她谈话,然后找我谈话,然后我说了这辈子最不负责任的一句话:纸条是她写给我的,我还没看,(这件事我没什么印象了,但我觉得传纸条肯定是互相的,我一定也给那女孩写了纸条,但是我想不起来了)后来到高中我们都一起上学,我知道她一直喜欢我,在高中的时候她托人转给我一封信,内容记不清了,也没以为然,不是那女孩不好,只是我不知道喜欢是什么。

不知道喜欢是什么,我一直这样安慰自己,但是现在回想那只是一个弱者的自卫宣言,什么都意味不了。

还有一件糗事,大概一年级吧,有一次肚子不舒服,上课时没忍住,真的是没忍住,一不小心把屎拉在裤子里,当时是上午第二节课,我本可以跟老师说,然后回家换衣服的,但是我没有,我没有!这就意味着我还要在默默坚持一节课的时间,那是一个冬天,阳光从杨树枝间挥洒过来,暖暖的照在地上。我贴着墙根一步一挪的走到门口,然后坐了下来,坐下了啊,你知道坐在一滩亲手拉的屎上是什么感觉么,我知道,是无助。恨恨的看着门外,我明明可以一溜烟跑回家的,一个小破孩子谁会关心你请假还是没请假啊,我看着大门外敞亮的街道,想象着有一只猪朝东北偏北的方向奔跑,然后上课铃响,我贴着墙根一步一挪的走回教室上第三堂课,多亏了那时候是冬天,多亏了那时候穿的是棉裤。。。

我不知道那时候,是一种执拗的坚持还是一种软弱,或许只是不聪明,根本想不到如何解决。

长大了,那点倔强也没有了,成了彻底的弱者,自己可怜自己。
有时候明明比谁都相信一个拳头过去就能证明自己是个男人,可偏偏自以为是的理智说服了不执着的自己,自己也愿意相信那是人文之美,那是素质,那是现代社会人人都该有的样子,但有时也不得不承认,其中多少掺杂了些软弱。

笔下虽有千言,胸中实无一策。这就是弱者。

弱者》上有3条评论

  1. 忘想

    弱者喜欢怀念往事,总是柔弱寡断,喜欢精神胜利,100个人中总有99个是弱者,这是一个群体的常态,也算是正常的,不是每一个人都有果断的勇敢的。

    回复
  2. Pingback引用通告: 2007~2017 所有文章归档 | 简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