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脸

放下见到杯底的牛奶,胳膊肘支在塑料面的桌子上,手掌托起鼓着的脸,一眼眼看外面随风摆动的树枝,一阵阵;它们被圈在展阔的窗户和铝合金镶格中,一幅幅分开;里面窗台上是一盆……一盆……总之是花啦。我觉得我又开始忧伤了,低头看到虎子(我家的狗)蹲坐着摇尾巴,斜着脑袋,倒挂着眉,一脸忧伤……

我突然觉得我们之间的差别小了,那种天生的不一样。我问它,你的忧伤跟谁学的?它摇着尾巴,将头斜向另一边,眉依然倒挂。我找来一块饼干丢给它,它吃了,摇着尾巴,紧锁着眉。我用手按住它的眉心向两侧舒展……原来那不是忧伤,那是倒挂的毛色花纹……

我以为我被它骗了,一只戴着”面具”的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