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搭车

刚上路时师傅话很多从对藏民的看法到援藏建设的意义,有两段我还偷偷录了音,后见我呆傻痴苶的也不怎么主动勾搭我了,也就是偶尔堵车的时候看到卖热水泡面的小姑娘打趣地说,这是星级服务,贵点也值了。

一路上他接了老婆电话九个儿子电话两个工作电话没记清,但在海拔几千米崖壁子上他速度几十迈还一手接电话的情景就算亡命囚徒也会商量着说,哥们你能让人死得有点尊严不(被吓死这算怎么回事儿啊)

坡陡的时候我说,您靠山开呗,靠崖壁万一掉下去呢,他看看坡度说,这滚下去又不一定死的哟,怕什么。额,我这浑身都使劲抓着什么东西,可心还是颤,因为尼玛这货在五千米山顶上超车啊啊啊

昨晚临别前搭车师傅说,看你这半死不活的衰样儿明天怕是走不了了,如果在这逛的话记着晚上不要出去,藏民晚上爱喝酒喜欢闹事到时候可大可小无缘无故给自己埋进去不值当,但有一件事是没人管可以随便做的–赵小姐。

我从嗓子眼顶上一声“哦”又咽下一口唾沫。

本来想跟他说的什么突然忘了,冲他笑笑也看着他的笑,车开动带出一阵山风暗红的尾灯在百米外的拐角处划了一道弧消失

也不知道我给他留下了什么印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