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拉萨开往北京的火车上

已经坐在拉萨开往北京的火车上,过去的半个月像是看了一场身临其境的电影,感动而充实,真切而难忘;马上要开始另一种新的生活,那里面有自己喜欢的不喜欢的,有享受有无奈,有孤独有偶尔的欢聚,那是不得不回去的现实,那里有真真假假的自己和逢场作戏的他们,我可以做的就是再一次把自己丢在一个十字路口去选择,去走出一条冷暖自知的路。

不由得又一次想起那墙上写的:“我说人生啊,看过一回淋漓尽致的风景,写过一篇杜鹃啼血的文章,与一个赏心悦目的人错肩,也就够了。”

但,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每想到这儿,竟无端动容,几近泪下。

我总是说,我多想做一个深山里的隐者,独目耳聋,断臂残腿,靠采菌子野果为生,每天都是朝阳唤醒我上山,落日陪我归来,星星说晚安,因为活得简单所以也不懂什么遗憾,因为一无所有,所以无所畏惧。就这样默默死于平凡的一生。或者就让我在海边住一间屋,铺一院石子,种一丛花,喂一只狗,养几条鱼,聊度时日。与世隔绝是个梦想,身体残缺是个现实;梦想不像目标,梦想就是那种你只能用来梦一梦,想一想的东西。现实不是事实,现实是经历过才知道原来可以更用力的活。

我曾在高高的天空中被风吹乱了头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