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哪有什么生活在别处

晚上睡不着,早上不想起,怀揣着梦想等太阳晒屁股。闹铃从六点响到七点,时间它像一把用生命做刻度的长尺,丈量着模糊的过去和看不清的未来。一个想要逃避的人,无论如何拿不出直面它的勇气,看那表盘上跳跃的字符,此刻是一个最干净的生命和他流露出的无奈。

我曾有一只狗,他叫幸福,虽然我不幸福但是还有幸福相伴,可后来幸福丢了,我便不快乐了,那时候,我身上没有钱,心里没有诗,彻彻底底的穷透了。 这么些年过去,回忆是五味杂陈:再也不会拥有的青春年少,那无知的冲动再也找不到渲泄的路口;那犹豫不决而对生活的不了解也早已拨开云雾, 像清冷的月光抚摸着现实的脸庞。

鸡蛋?火腿肠?辣椒?葱花?都要……这就是现实。

在西藏三步两步便是天堂,在北京三步两步就是成人用品店。我逛过天堂也逛过成人用品店,但我不像很多人在追求美,而不是真实。不会吸烟的我,偶尔抽一根也只是试着找到那种电影里别人的孤单。如果有一天我有一个女朋友,我希望当我提到玉米地的时候她闻过那种土腥味……那便是真实。

 

 

小雨星星点点打在身上,一阵阵舒服的凉,十字路口红灯行人交头说笑,各种衣着模样迎面走来带着各种香水擦身而过。每个人都看着自己的眼前别人的身后,仿佛这一段距离只属于自己,可自以为属于自己的路被他人走过和走着。所有人就这样划出优美的弧线绕开我这个凌厉的点。

在515路公交站,一大哥因为过于认真看手机,直的撞在了树上,伤的很自然,一点表演的痕迹都没有。我椅在站牌上等公交,待大哥走出老远才扑哧的笑了。生活多美好,你郁闷还会有路人来逗开心。转眼看对面路灯下一对小情侣,走着走着女孩一胳膊搂过男孩就是街头一吻,一米八的转身和一米六的踮脚,看上去情深而可爱。

(今天知道北京的公交卡原来是可以透支的,就是不知道有没有利息,上车刷卡时发现公交卡还有四毛是一种多么复杂的心情啊。)

穿过小区,广场上大妈跳着扭着,周身耳朵里飘着那最炫民族风,长凳上花池边大叔横躺叼着烟斜看经过的花花姑娘,暗光处角落里四只脚在那儿原地踏步,小孩子在风中追逐。这里是北京,我在家乡之外踩着不一样的节奏过着差不多生活的地方,只是生活里的这些人我都不认识,却都和我一样,生活在别处。

这是夏末秋初很普通的一夜,却因为明天而变的不同。

 

 

有一天

其实,哪有什么生活在别处,一样的车水马龙,一样孑然一身,总是悄然告诫自己,你不属于这里,但生活中一点一滴的纠结拼垒出的四个字却是:不想回去。路灯依然昏暗,人流依然慵懒,风依然无力,夜色依然温柔,只有眼角的闪动千回百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