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浅井的第一封信

浅井:

这两天忙着加班和赶地铁,虽然这不是没时间写信的借口,但至少在心律不齐又休息不好的大周日晚上我啃着5块钱一套的煎饼喝着3块5一瓶的怡宝,还是在键盘上敲敲打打随便敷衍你几句好了。

长这么大,只给人写过一封回信,却从未主动向谁倾诉过任何感情,不知道写信是不是像写博客一样只管写就好?还是想像你展信时认真阅读的表情好让我也假装以为你真的会把这老套的交流当作一种平行时空下的情感交换。

在大米那么那么多年的过去发生的那么那么多故事就先不跟你说了,因为听说好的笔友是不会见面的,为了不掺杂任何其它感情而保持倾诉与倾听的单纯。但是我怕万一哪天遇见你时首先想要做的是杀人灭口那就不好玩了。

今天花了一天的时间把对北京地铁和北京租房中介的耐性彻底磨没了。最后当我撑着两条微微直颤的腿听着那哥们儿咿咿呀呀的对“这房子真好”做着根本当你眼瞎,明明破又贵非说北京都这样儿的解释……你能想象米的心情么。

地铁坐了几百里,眼睛盯着下一站闪烁的信号灯的时候我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在车厢里大家都躲着别人的目光最后还是相汇了,只好低头看手机,还有我跟别人脸对脸时总想笑是不是有病啊。

每一天车水马龙,每一天人影婆娑,每一天生活像蜻蜓点水后的无趣,想起机器人瓦力和自己很像,每天重复一样的工作,保持好奇,有一个不离不弃打不死教不会的笨蛋朋友,还有一颗渴望单纯感动的心,只是我比他少了点儿单纯,他比我多了个伊娃。

独处的时候偶尔感伤,觉得自己心里面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敲一下都有回声,试图填补,但有些事情不是你努力了就可以,所以有时会抱怨,更多的还是反省,慢慢的整个人都不自信了。

还记得一年前来北京在一家山西刀削面馆吃饭,十几平方大小,一个女孩子跑前跑后;一年后的今天走在熙攘杂乱的安德路口,又见到她,其实我已记不清女孩儿的模样,只是忙前忙后的身影依旧如初。

我想,有时候还是不要太着急,不论是工作还是生活,不论是思想还是感情,我妈妈说没有工作能累死人,那么苦也总有吃完的时候吧。

怎么说着说着这么正经了,唉,今天回来路上,一个胖子放屁,像玻璃碎掉似的,噼里啪啦,瞬间我就想到你了。

2014年10月26日
大米

写给浅井的第一封信》上有1条评论

  1. Pingback引用通告: 浅井的第一封回信 | 嫣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