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更有趣更漂亮的姑娘

首先,大米,答应别人的承诺,就一定要兑现。

我以前啊,和你一样,很想成为一个很厉害很厉害很厉害的人。像在昆汀的电影里,左手有剑,右手有枪,没头没脑的燃烧自己,敌人来了,我说你们靠边站,我的女人在等我。

后来我现实了一点,我觉得我要成为那种说走就走,说日就日的男人,我想梳大背头,流浪在欧洲或者听上去很牛逼的城市,我欺负孩子,驯服野兽,陪流浪的妓女过夜,与高圆圆握手,说嘿,我们好像在哪儿见过,你记得么?  

再后来,我觉得我人生的梦想,是在宇宙的中心买上一间顶层公寓,把四面墙都改造成钢化玻璃,在灯火通明的夜晚,我就端着酒杯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看城市繁华叹人生如梦。

再再后来,我发现我没有什么梦想,不会写诗,不会用单反,不会骑马,也没去过远方,租的房子离宇宙的中心还很远,我能做的,就是把眼前的事儿做好,赚到足够的钱,这样我就可以给我的姑娘买一个地球仪,然后用飞镖扎它,扎到哪儿,就去哪儿玩。 

心中曾经执剑的少年,此刻也混迹在市井之间。  

血都凉了。  

我惶恐过,是不是这一生,都不能左手持剑,右手搂着我的姑娘,一起找天空中最亮的星星。

我心想过,是不是这辈子都要做一个逊逼,直到我的坟墓上写好墓志铭,我甚至都想好了:1987年出生…… 最后还是死了。  

我希望你明白,没有厉害与逊逼得区别,只有血的凉与热,有些人毫不费力的生活,而你要为了看起来毫不费力的活生生,这种只要剧情稍微热血一点就会热泪盈眶的傻逼,已经不多了。

像我们这种剧情稍微热血一点就会热泪盈眶的傻逼,要好好珍惜自己。很多人坐下来,跟你说你不行,说你省省吧,说让你成熟点好么。

汹涌的人群就把你这样的少年淹没了,人群散去的时候,你也不见了,你那些承诺,谁也不记得,这个世界对于你,就再不可能有什么更有趣更漂亮的姑娘了。

也许以后的某一天,我会握着我姑娘的手,跟她说,我想和你起床……

你听见了么,热血的傻逼,不要错过做她诗人的机会,更不要把这机会让给你所鄙视的人,更更不要让她站在街角听着尘世的喧嚣,鬼他妈才会相信这破世界会温柔待她。

只要她还没死,只要你还活着,故事总会发生,你怎么能失约呢,如果你失约了,那天她踏梦而来,就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

当有一天你成为你讨厌的那种人,浑浑噩噩,你走在街上,看见那些更有趣更漂亮的女孩,你会不会想起多年以前,你说,我答应你,在一个承诺就是永远的年纪。

智慧,美貌,金钱都不如你这一腔狗血,滚烫,灼人,你要燃上大半辈子,才对得起我现在说的这些话。

我听闻最美的故事,是姑娘在远方,小伙子在路上。

这么好的故事,你可别演砸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