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聊微信了,有事面谈吧!

以后,微信不聊了,有事面谈吧!

我写一些东西的时候是因为有心事,找不到人倾诉又不想肆意发泄,于是就会写很多毫不相干,故作娇嗔且矫情的东西,今年下半年我一直这个状态,几个月前的心事积压到现在,心血管已经堵的像是早八点的北京地铁一号线,脑子里的思绪像是择不开的耳机线,而生活又总是像系不紧的鞋带,时不时还要蹲下来给它打个结,可走着走着又开了。

尤其刚才和刚才之前的几个小时里,我看似和平常一样,回复好友的留言,查查邮件,发了条朋友圈,还安慰别人说:堵心了就揉揉,再死的结也有搓开的时候……说着说着一口唾液在嗓子眼儿打转,如鲠在喉一股心酸难咽。

今天有人在我2011年的博客下面留言,顺便翻看了下,5月,正是毕业的时候,记录着我们在学校门口烧烤摊上扯逼聊蛋喝酒吹天,那天鹏哥在,醉醺醺的突然说,大米你记着,忍的越多成长的越快;我听一愣,他没再说别的,但那句话我一直记着。

那时候的自己一直是个彷徨的倾听者,却又像孩子一样特立独行,什么都会去尝试,未曾想所作所为都有以后,当初烙下的病也治的差不多了,在这呼吸都困难的环境中还要花不知多少时光来把身体练得强健,看着那时候的文字,摸着自己此刻的心情,鼻头酸酸点点,好想给过去鞠个躬说抱歉。

看2007年不知给谁写的一首情诗,被自己逗乐了,乐着乐着眼睛胀,用力眨一下心想再也写不出那单纯,那种你说,等我,她就会等你的单纯;那种你说,不许哭,她就会扑到你怀里的青春。网络这东西真好,不经意间看看以前,对我这种回忆稍微热血点儿就会热泪盈眶的傻逼,简直就是一次比远方还远的旅行,比被姑娘一把搂进怀里一胳膊勾住脖子热吻还激动的生理体验。

到这儿我都搞不清要开心还是难过了,不过我花几个小时的时间解开了几个月来的心结,全因为刚才突然记起再过几天就是老妈生日,这个唯一还惦念大米的女人,不知道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这种来自父母的大爱,仿佛一想到他们所有问题都不是问题了,又想起每年自己生日前一天都是同一个人电话告诉我,这么些年,艾玛,我这个剧情稍微热血一点就会热泪盈眶的傻逼~

放心吧,我再也不在微信里发这么长的东西了,短的也不,一个字都不,当你发现看不了我状态的时候不是我把你删了而是我停用了朋友圈啊喂

以后,微信不聊了,有事面谈吧!

不聊微信了,有事面谈吧!》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