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这家公司上班快两个月了

今天在厕所看到一张护舒宝的包装纸条(每一片不都有一个小封套么——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身为一个还算年轻的男人,凭借自己那点正常的生理知识无论如何处理不了这样的画面,我只能默默的蹲下,让自己尽量保持清醒不要胡思乱想些什么。

来这家公司上班快两个月了,也许算上没有加班费的加班时间已经快四个月了。今天主管问我申请转正了没,我说还没,下午她说,她已经跟人力说了,说我把申请表填好然后给她们,她还说,能让我转正完全是看在每天加班很辛苦的份儿上,但是能力有限需要提高,而且不要再出错了。。。。。是啊,我每天都加班,好像很好玩儿似的,还总是安慰自己说,你所做的都是为了自己。就连同事都说,大米你来之前我是每天最晚走的,你来之后经常比我还晚,本来我还想跟你执拗一下,后来身体实在是撑不住了。。。。。是啊,今天留下的眼泪都是当初脑子进的水——听老妈话在老家找个小班上多舒服,像别人一样娶个老婆生个孩子开个小车逛超市也挺惬意,还不用知道什么是压力什么是苟且什么是人和人的差别。

再有一个小时我就该下班了,因为10点半再不走就赶不上地铁了。在通往大望路地铁站的这十分钟的路上,我已经数十次闲的蛋疼用42码板鞋来丈量那一段盲道的长度了,直到上周五晚上我走了一半突然没理由的抬头看了一眼,不知道深邃的夜空背后有没有谁在看着一个傻逼,只是我什么都没看到。路灯微微发散的黄光铺洒在清冷的柏油路面,一股微凉的风丝钻进裤管吻了一下我的脚踝,我弯腰抻了抻略短的毛线裤腿儿,冬天总想夏天好是不是太矫情啊。

过马路时大老远看见绿灯那个心情好的,刚迈出两步放屁的功夫又是红灯,看着交通灯上的小人儿,我往前迈一步又退回来,再迈再退。。。。。我想什么都是不确定的,确定的是你往前迈一步,路就往后挪了一步,你就不在原来的位置了,再迈一步你就可以到达之前那一步无论如何到不了的地方,就是这样。

晚上5号线宋家庄方向,一个吉他弹唱一个敲着腰鼓的小伙子组合,不是第一次见到他俩,记得半个月前我从口袋摸出两枚硬币投进了他们那满满的大书包,那本是第二天早上要拿来换取地铁票的,但是我想我给了那两枚硬币被我记住的理由——为别人的所谓梦想的实现增添了一点点可能。稚嫩含蓄的表情,清脆执着的声线,一步一步一声一声,周围人一眼一眼的看过来,如果视线可以打个结,那么他们或许都被绊倒了。看着他们朝车厢深处走去,我仿佛开启了上帝视角,看着这幅写实又廉价的城市画面,那是我两个月来唯一觉得自己也可以帮助别人的瞬间。我忘了谁告诉我马云说过,有些时候你帮助别人也是在帮自己。

我跟老妈说,天气冷了……她说,你冷不冷啊……

网友说谁都不可惜,于是我把她删了。

很多时候,可能是因为表达不了自己才会读着别人的文字,唱着别人的歌,听别人的故事,看别人的电影找到一两句好像再说自己似的台词死死记下,周而复往。

来这家公司上班快两个月了》上有2条评论

  1. Pingback引用通告: 2007~2017 所有文章归档 | 简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