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夏,2014年冬

昨天晚上整理硬盘,偶然发现一个未命名的记事本里有几段文字,日期是2012年夏。

1.
没有一种收获是不需要经历等待、等待和等待的,即便这样还不够,还要不停的耕耘、耕耘和耕耘。秋天总是在它该来的时候来,不早不晚,只是春天的时候,有的人在忙碌,有的人在熟睡,有的人两者兼备。试着努力,试着坚持,也许什么都没有,但好过什么都没做。(是啊,以前你多单纯啊)

2.
撇一撇嘴,皱一皱眉,平凡的我注定不能像笔下的角色,画中的人物那样随意而自由。我以为自己肩负的太多,以为自己可以迈开的步子是上帝最好的施舍,以为所有人不过是一群自己,以为这才是生活。(现在来看,你以为的都是对的!)

3.
人的一生写在纸上,不过就是几行文字,当你听别人用两个小时的时间诉出自己对人生的种种不满与怀疑时,你就可以认真的说,生活就是这样。(我记得我当时没说,因为它好像一句废话啊)

4.
我曾想过,给出一个可以敷衍自己的答案:我将尽我所能,过上一种不讨厌的生活,照顾老人和被孩子照顾,有能力帮助别人,有朋友,可以真诚的大笑,可以哭,可以在濒死的时候握着她的手……可以,在这样一个不温暖,也不凄凉的夜晚跟你们说,晚安,朋友。(时隔两年,我还是这么想的)

5.
很久很久,都忘了上一次是什么时候,凌晨5:00+起床。早已经陌生的蒙蒙灰的黎明前,硬冷的空气下,仿佛又回到了中学时早起的自习。那时候,三年如一日,随着日月星辰变换而不变如「万有引力定律」的作息时间,把大家的生物钟劳劳的锁住,每隔45分钟才跳动一次似的。(真不想再回忆那傻逼的岁月,年少无知的轻狂刻画了多少小而美的故事啊)

6.
问:对于你来说什么最可怕?

答:孤独,当原来的喧嚣变成死一般的寂静,当父母亲人朋友在身边的那种存在感变成空房子自发出来的声响,我便知道,孤独来了。在这一刻,我甚至不知道什么是寂寞,不再惧怕死亡,只是默默感受着深深的鼻息和宽厚的心跳声。(孤,幼而无父;独,老而无子;配不上的形容词再也不敢乱用了)

7.
只要你的生活中有这么一个人,哪怕她对你的意义只是存在着,你也很难触摸到这个人生及其冰冷的暗角。(当时说的这个人应该是“家人”吧)

8.
有多少次明明泪湿眼底却假装坚强,以为仰着面就能止住泪水。未曾想,没等被风吹干就顺着眼角滑下,还是碎了一地回忆。也许每个仰面哭泣的孩子,脸上都纹着一层孤独。每到难过时,他们需要望着高处的美,隔空的壮丽来忽略自己。那种静静地看着天的悲伤的画面让人看了心疼;那种湿了双鬓依旧面带笑容的坚强让心刺痛;那种每到仰面哭泣时才能体味的成长却让人心中倍感安定。(是啊,哭完了又什么都忘了,呵呵!)

9.
那种真实不容任何幻想

没有选择,反而痛快。在我们的人生旅途中,总有跌宕起伏的时候,当你面对别人的偏见时,若一味的解释,即使达成一致,也是悲哀。坚定自己,无视那些因为别人的不成熟而给自己造成的困扰,或许,期待已久的风景,就在你的一个转身。有耐性,甘于寂寞乐于淡泊。 偶尔反省一下自己的所为,品味一下生活的真谛,我要的只是让最初的人依旧给我最初的感动让我有勇气怀抱最初的梦想!(现在已经不这么想了,人生在蔓延的同时,人格也在缩水)

10.
我喜欢跟你们在一起,看着你们就像看着曾经理想中的自己——嘴角纯真,发根叛逆。我多想绕着你们转一圈 就说我游览完了全世界。你们给了我一个世界,像甘菊花茶煮开的那一刻,我们头上佛光氤氲。只是后来才发现世界太虚伪,到处上演着狗血的剧情。
(那年夏天喜欢上一个女孩儿,然后很快又不喜欢了,有些人好不容易碰到却轻易地离散,现在想想,只能说她是一抹茶花色,我是一块抹布,深深地将其包裹才发现那身后的透明)

11.
其实,哪有人会一直不变,只是我的眼睛还停留在从前。无奈,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圈,所以我的视线有暗角。看不清这个世界我宁愿失明,看不清的人我宁愿漠视。我很明确的说,我争取了,我更明确的说,没用!我好不容易在一群人的照片中找到你,却在你一辈子的照片中找不到我了。那么“温馨”的感觉,就这样没了。(真特么矫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