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夜姬物语:只要有活着的感觉就好了

自从老翁竹取小公主,一段成长的烦恼像根牛筋一样被慢慢拉长,从彼时和山野的孩子一起捉野鸡,采蘑菇,在夕阳下奔跑,到此时练习坐姿、阅读、书法、弹奏,以及后来拔掉了用来挡住汗水和泪水的眉毛,染黑了大笑和破口大骂时会露出的牙齿,然后不再玩闹,一个人安静地度过每一天;虽然心里有悸动,总是想要逃离,回到当初的美好和单纯,但青春不就是用很长的时间来迷茫,只用几个瞬间成长么。当她在梦想与现实间交错,拼尽全力的奔跑只为找到过去的人或是新的出口时,呈现在眼前的只是冰冷的荒原,在跌进雪里的那一瞬也许像小时候做错事被叫到大人跟前训斥,脑子里嗡嗡作响,除了等那难熬的时刻消逝,什么都做不了。那时候不明白,有些事儿你可以抗争也可以逃跑,可小孩子只是忍受煎熬;

辉耀姬公主是从月亮落入凡间,她内心的煎熬承受不住时可以向月宫求助,但是身在凡尘你所做的也是你唯一能做的。

一直都说这个世界有多不单纯,其实到要离开的那一刻才知道有多不舍。 仿佛一切的苟且都不是苟且了,而所有的欢乐却洋溢着幸福,是啊,没事的,只要有活着的感觉就好了。

辉耀姬物语/辉夜姬物语(港)观影随感,昨天晚上顶着困意看完了130分钟,粗线条潦草的笔稿画面,像是单纯的内心与恶俗现实的对比,一如这电影里的一切缓慢流畅娓娓道来一个不简单也不深刻的道理:是啊,没事的,只要有活着的感觉就好了。

对了。她说,这景色,我看过(我没理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