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初到北京

翻开日历,发现这一年又将过去二分之一,时光无情到不留任何余地,不容任何商量,就这样,摸着镜中那张逐渐不再年轻的脸,和突兀的一颗粉刺,不忍挤掉。星空满窗,听着楼上马桶抽水的声音,幻想厕纸在漩涡里挣扎,又一个无聊的晚上,认真的端详一盆嫩绿的植物,觉得生活像个笑话。

那是1987年,我出生时天无异象,人民努力奔小康,GDP持续增长,经济繁荣,我和谐且快乐的成长,从2003年到2013年,从16岁到26岁,十年间,阳光夺目,青春爆裂。到北京时,天无异象,恰逢七月,街头沸腾,人心也沸腾,不同的城市,同样的午后,破碎的阳光打在脸上,树影下蚁虫随着光斑游走,远处是人群和他们未知的生活。

现在感觉自己被病重的城市感染,神经虚弱,肉体将木,直到有了你们,一群和我一样又不一样的人,我知道我们不过是患了流感,虽被传染,但终究会康复,各自的生活里,日子都不容易,只是那种依靠和被依靠的感觉让人心有余记。

我们是没有故事的一代,想说的话,始终闪烁其词。现在我们可以交流病情,把无语留给现实,把真诚写在纸上。

我们初到北京,这是细微的不同,但却意味着一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