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抹不去的,都是要再见的

前两天我心血来潮,充了一个月的QQ会员,然后用会员才能用的功能——好友克隆将老号上的好友都克隆了,之后的一天里基本上是这样的对话:你换新号啦?怎么换号啦?以前的号还用么?你为什么换号啊?……当然也有不这么无聊的。小戴是以前单位的同事个子不高,确实是不高(一米五六),人很好,寒暄了几句,我问他,高泽还在那里么,嗯,现在你还认识的就剩我跟高泽了。

高泽,前年19岁的大男孩儿,个子也不高但皮肤白净,笑起来牙齿齐而泛黄,浅浅的酒窝,眼睛眯成缝。可能我骨子里也像个小孩儿的性格,在那儿工作的半年里我俩一起干活,一起逛超市,一起洗衣服床单,一起上网看电影扯皮到深夜不睡;好歹那也是一段劳累但充实的旧时光,让人回忆起来有种不知何去乐在今朝的感觉。

还记得那天,阳光照进屋里,尘土在那光中飘动像是水里的浮游物慢慢躲进暗角儿。高泽一个劲地在地上蹭鞋,刺啦直响,我问,你干嘛呢!这样不就把鞋搞坏了么。他喘着气,说,就是要弄坏它,然后换新的啊,说着胳膊一甩,脚下一使劲儿,阳光里的粉尘都被搅和的翻腾了,那土腥土腥的味道用手捞过一把都能把人呛得窒息。

“活着真没意思”他停下来,一屁股坐在床上,然后躺下,胳膊向两边放开成一字,眼睛直直的看着屋顶,在我身后叹息着说。那如果死了,连这点没意思的心情都体会不到了呀,我吃着泡面,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没看他表情,这种闲扯没人会放心上。接着,他没说话,我也没说什么了。

感觉像是过了那么一会儿,他又说,我死过一次,初中的时候,跟同学扭逗被他掐住脖子,一口气没上来,晕过去了。当时他在我身边一个劲儿的喊,能听到,但就是动不了,等我醒过来的时候,觉得浑身特别舒服。是不是感觉世界都是新的,我插嘴说。恩。既然那么舒服要不要再来一次!不要了,万一醒不过来就真的挂了。说着,他起身抢过我手里的康师傅酸菜牛肉面,给我留口汤喝,一边吃嘴里一边咕哝着……

如今,那些打磨过我们内心的人都随时光走远了,曾经半路相遇,有过几天闲散日子,在心里存个念想怕总会有那么一天在茫茫人群中看你一眼又看一眼,好久不见。

想想真的是有好多人,都随随便便的离散,甚至只记得你的脸却想不起那名字。

也许,时光抹不去的,都是要再见的。

时光抹不去的,都是要再见的》上有4条评论

  1. Pingback引用通告: 2007~2017 所有文章归档 | 简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