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希望有条狗,取名叫大米的幸福

已过凌晨,真正的2014年最后一天了,虽然对宿命有种天生的不敏感,但这深深的夜,撕扯的风,冷暖自知的窗户,把手放在上面才觉得幸福它隔着玻璃啊,

墙上透明色的笔袋兜着从淘宝二手买来的40多根据说是进口的2B、3B、4B的素描铅笔,只是一根没动过;新买的一打A4纸也安安静静的躺在几本翻开又合上看了几次却怎么也看不完的书下面,突然都替它觉得负重难耐;想它一定找不到存在的意义了。嗯,若果还能承诺的话,2015年一定让它废了那些铅笔。

一直被时间推着走,到了下一个钟头,掰着手指数完60分,然后自动跳转到下一个钟头,不用别人教,自己已经在掰手指了。。。可那么努力的数也赶不上它跳动的节奏,时间久了竟然不知道为什么数也忘了数到了多少。

昨天早上赶地铁,入站口一排栏杆中间窄窄的缝,有个美女硬生生挤过去了,那个瞬间感觉一个美好的画面不美了。到东单换乘一号线的时候,转站大厅一个年轻小伙子在报亭旁边刺啦一声把栅栏掰开窜过去之后,迅速的掏出手机佯装无事的慢慢朝站台走去。看到整理报纸的阿姨看着那男生背影时定格的两秒中发觉人就是这么让人印象深刻的。

今天等了三趟地铁没上去,后面一小女孩儿不顾排队人的怒视执意站在中间地铁门前,可惜第四次她也没挤上去,站前面一美女跟她理论说:别人都排队,你这样不好;小女孩儿回头差点把嘴撅到鼻子上说:那我不也没上去么。。。(多么牛逼的强奸不成就不算强奸的逻辑啊),像这些时候,大多数人都不会说什么,不是这事儿值不值得说,而是所有的道理都差不多,只是你明白了你明白和你不明白的区别;

我希望,
在自己熟悉的城市。
无论走到哪个角落,
一公里内都有让人感动的事情发生,
每一个人的脸上,
都不再是那种学不会的笑容,

每当可怜眼睛总看到不干净的东西时总想起这些年每次离家,以前是上学现在是工作,还未踏出家门妈妈便问钱够花么,给你拿点钱!刚迈过门口又问,什么什么和什么都带了么,什么什么和什么要不要再多拿一点。。。那时候总是不明白她怎么能惦记着那么多琐事;自初中离家后每年生日前一天晚上妈妈肯定会来一通电话叮嘱第二天早上要吃鸡蛋中午要吃面条。。。多年过去,这些仿佛都成了她的习惯,也成了自己生活窘迫时的小安慰。

如今到村口赶长途,跟她说您回去吧,她说好,你看着她就那么走远,那头也不回的温柔。

毕业同学录上的一句话:也许我只是你上课时偶尔粘在身上的粉笔白

那时我们有笑声
关于别人,关于自己,
关于路边小猫和小狗的打闹
如今我们深夜思念
看着窗外
全是自己单薄的身影

也许明年今日的自己,白天是个打杂的,晚上是个梦想家,偶尔来这博客,住在天朝帝都,有条狗叫做大米的幸福。

hello world 2015

2015年希望有条狗,取名叫大米的幸福》上有4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