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夜:哭过的眼睛看岁月更清楚

那是菲立普·德库弗列(Philippe Decouflé)在法国疯马俱乐部排练时在台上即兴跳的一段舞蹈,他是疯马俱乐部的编舞导演,这个纪录片叫《疯马歌舞秀》(crazy horse paris)。几年前看过一段疯马秀的视频,前段时间突然想起找来好几个版本看了,Philippe Decouflé那段即兴的舞蹈配合那段音乐给人的感觉就是舒服和自由。就是好想伴着那段音乐去跳一段,如同年幼时站在河边想学游泳,少年时远远的看着她想更靠近,长大后摸着泪雨交杂的脸,直到最近才明白哭过的眼睛看岁月更清楚。那不仅是喜欢,而是驱着好奇心对美好的一种探寻。

接着在豆瓣上搜到Philippe Decouflé 作品集(1982-2004),下载看了下,谈不上喜欢,但Philippe Decouflé天马行空的想法让人激动,那时他还那么年轻,他就是那种能把自己的生活过成一个故事或一本书的人,像姜文、阿尔·帕西诺,他们都是。优胜于别人的也是别人该为之激动的,该向往的的一种可能。

后来的好几天我都找不到那首歌以及那段舞蹈(原版),我用手机拍了下来,看了又看,想象着自己在一个空无一人的场地,墙上有很多面镜子那种,可以一边练一边纠正自己的错误……可大多时候只是想想算了,还要找一个练舞室,还要练习,天天上班加班,哪有时间啊。最重要的是我学会了又能怎样呢。

是啊,就是带着这样的疑问,二十几年的时间终于亲手过成了岁月,那夜的月也不再亮,那年的梦也不再想,只有一个傻X在呢喃。

以前只是知到美好是追求的动力,现在明白了或许应该过出一种美好的状态让别人去追求。美好的事物千千万,可美好的自己唯独一啊。不论做什么事都想着至少有天在看,不论出于何种目的都尽量利人利己,不论自己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在能端端正正的时候就不要弯腰驼背。

今天去看房子,回来时站在地铁屏蔽门外面,还算清楚的身影,头发和脸都能看清,只是看自己好像小时候,初中年纪在操场上拍照也是这副傻傻的样子。也许是光影的错觉,也许像昨晚看的《未麻的部屋》里未麻说的:现实真的是现实么,我真的是我么。我走进车厢,看着车站的提示灯一个一个亮起,一个一个暗淡,心里想的是,所有的过去都回不去了,所有的以后里自己还能像现在一样过的像个石头,简单而笨重,只经历岁月从不问前程么?

现在所向往的美好等到拥有那一刻是否还那么美好,曾经淋漓过的风雨到那时是否还略带委屈。知乎里曾有人说,怎么能活在已知中呢。是啊,当时觉得说的多好啊,那么多未知等着你,你有什么理由不向往。可此时是脑袋坏了么,还是受到了什么信号的干扰,怎么就觉得应该活在已知中呢,怎么就想到其实没有什么未知呢,所有的未知不就是你不知道的事实么,所有你不知道的事实不是都能用你已知的事情解释么,不能用你已知的事实解释的事情你又怎么理解和相信呢。

我好想明白了什么,却又变得更糊涂了,我就这么一说,谁也别当真。

第一夜:哭过的眼睛看岁月更清楚》上有3条评论

  1. 忘想

    哭过的眼睛看岁月更清楚,痛过的心会更懂呵护幸福;这两句很多人喜欢如此唯美的美文啊,生活在已知中是幸福的,未知为不可知,那需要经历。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