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夜:你看了一个笑话

你看了好久终于看到一个笑话你笑了好久,那笑意像水里的气泡一样一股儿一股儿的往上冒然后炸开,你咯咯的颤着肩,肋骨都软了。你想起了小时候,笑的能像哭似的卖力,直到抱着凳子背着地板肚子都疼了根本停不下来。你用衣襟蘸去眼角的泪滴问妈妈自己是怎么了,你妈说你蛇精病!这么多年过去了,同样的泪水再没有过,可拭泪的温柔的手却一双换了一双。

那夜的北斗特别亮,路灯下的影子映在墙上,说好的散步变成漫谈理想,你说又是一个二月,她说我们分手吧。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就像街头唱着悲伤的歌,你走在寂寞的路上,身后都是嗜血的恶魔。你经过河谷山坡,看到悠闲的麦穗在阳光下泛着青波,你闻过绿野百合,看娇艳的蝴蝶挥霍着翅膀越是努力越是心伤。你猜前方一定很美丽,你吃过了苦,穿过了雾,觉得那就是黑夜的尽处。当云勾上金边儿, 屋顶露出青烟儿,放学的孩子踮着脚尖儿,路过的你在那儿望天儿。

你因为别人说那是离天堂最近的地方所以咬咬牙用一双腿丈量了几千公里,一路上风越来越轻,水越来越净,经过的人们越来越淳朴,天也近的越来越离谱,直到最后站在上帝的裤裆下面,所有的味道还是那么熟悉,那里的人也都用苹果手机,那里的小贩也都聪明的讨人厌,那里的女人也不美,一下子觉得自己是越过了单纯到了这里。

笑不出单纯的眼泪就只能在嘈杂的人群中哽咽着坚强,这个城市繁华的像坟墓一样林林总总,你面对着它就像面对着死亡,所能做出的最好的表现就是不要怕,或许你还没有面对过死亡,但是绝不要相信这个城市会温柔待你,就像不要相信一个好色的赌徒。

终于你的脸上不再有泪水,连汗水都很少流,你也不需要温柔的一双一双手,只是电话里偶尔你问妈妈自己怎么了,你妈说你蛇精病!你用衣襟蘸去眼角的泪滴嘴角却含着微笑,你想起了小时候,肩膀咯咯颤着,肋骨都软了,嗓子里的气泡一股儿一股儿的往上冒然后炸开,你咳了好久终于咳出了一段悲伤的往事。

你站在黄线以内看着一条一条腿,你站在车厢看着胸和背,你说又是一个二月,她说,下一站下车么?

第二夜:你看了一个笑话》上有4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