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是那个流氓,你还是那个姑娘

谨以此文怀念某些人:
有时候无意间记起某件事,会百思不得其解:那个看我摔倒还站在旁边哈哈大笑拍照的家伙,究竟当时他在想什么呢?本来想找当事人确认一下,但估计我开口之后,他一句“你脑子有坑,闲得慌是吧!”就把我给顶回来了,现在想想一直纠结这个问题,确实有点不正常。恍恍惚惚近四年时间流逝,我改变了自己原来的生活方式,有了新的朋友圈子,与某一些人联系也越来越少,不知道会不会由原来的无话不说变得无话可说,如若这般心必憾之…
生活常常会给我们带来一些意外,伴随这些意外而来的快乐、悲伤、兴奋、沮丧,则会一点点的侵蚀我们自己,最终你会发现你可能变成了一个现在的你所讨厌的自己。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但是当你发现有朋友愿意和你一起吃饭、聊天、随意转转的时候,你的人生不如意最多也就十之六七,相比十之八九尚余一二,所以不要悲伤也不必沮丧,你还有很多可以让自己高兴的事情可以做,而我将要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别让未来的我,讨厌现在的自己!
“It’s only after we’ve lost everyting that we’re free to do anyting. No fear. No distractions. The ability to let that which does not matter truly slide.”——引自某电影

周日那天中午,在两天一夜的年会结束后,我撑着略显虚脱的身体和精神靠在雍和宫开往鼓楼大街的地铁屏蔽门旁,打开微信看到上面那段内容;

他是我大学四年的舍友,一个貌似逆来顺受的家伙,那时候我总是说他他总是骂我,那时候我就像个流氓他就像个姑娘;那时候他摔倒在地上我却举着手机哈哈大笑;

在微信里:
我回复说:我想你
他说:米哥的嘴还是那么甜,来亲一个
我:mua
他:哈哈,果然还是那个大米
我:我还是那个流氓你还是那个姑娘

说这话的时候总是带着戏谑,但内心早已纠结成一块石头。想那些年在数九寒天的教学楼风口罚站的早上,烈日酷暑中挥霍着汗水叫骂着爹娘的足球操场上,昏黄路灯杨柳湖畔晚自习后羞哒哒踏在两人的心上。无意间记起的某人不知在何方,刻意怀念时却连她一张照片都没有;谁不想初识的几个朋友可以一路走到天黑,然后在第二天太阳照常升起之前可以冲他大喊:傻逼,该起床了!

日子就是健忘,可就当你渐渐忘了的时候它闲的没事干又让你想起,说到底是生活读不懂你九曲十八弯的心啊。

在地铁二号线上拨通了他的电话,他说,你还没换号啊!我说,舍不得!
原本只是寒暄,却一聊几个小时,我问,会不会有一天不再联系?他说,不会的!站在鼓楼大街地铁站站台一边举着手机一边用步子画圈,转的头都晕了。我们商量着今年一起去旅行,把散落在别处的另外几个魔兽也召唤出来,趁着未婚的人比结婚的多时再放荡以下。

希望心有戚戚的人都能播出一个号码给那个“想着你”的人一个“我也想你”的信号。

jinshan

我还是那个流氓,你还是那个姑娘》上有10条评论

  1. 忘想

    至情至真,话说别人摔倒了你哈哈大笑也可恶了点,如果是小孩说不准就打起来了。现在嘛却是难忘的回忆。

    回复
  2. 王语双

    看完发现上了标题的当了,原来博主描述的是“哥们”呀!
    “谁不想初识的几个朋友可以一路走到天黑,然后在第二天太阳照常升起之前可以冲他大喊:傻逼,该起床了!”这句想得好。“把散落在别处的另外几个魔兽也召唤出来”这句风格也特别,感人。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