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快好起来吧

高一那年班主任说要见家长,他代爸妈来学校,就在现在还在的老楼一楼大厅,班主任说我肯定考不上大学,当时那一脸为人师表。他听老师说着看了我一眼,后来我不知道他怎么跟爸妈说的,但什么都没跟我说,我也什么都没问,即便后来我还是很差劲,可那天他看我那一眼一直记得。

前年他动手术,我去看他,在骨头上打了钉子的精神依旧好,握着那只粗糙的手时就像握着个暖炉,让人踏实。可谁又知道让他难受的可能是即便行动不方便也要用坚持自己穿鞋的倔强来换回哪怕一点曾经倨傲的心情。

有时候看着身边人不快乐我只是沉默,因为当你努力想理解哪怕一点点他的疼楚的时候根本找不到安慰的理由。(揣着明白装糊涂好像一只狗)

早上老妈打电话说,他对你真是很好,小的时候,他自己孩子的剩饭不吃却吃你的碗底子…

想着这些,差一口吃完的早点怎么也咽不下去了,梗在喉咙里像蹩住的水管儿,在眼角渗出来。看窗外极速位移的天和原野,多希望前面一个隧道出来就是20年前,时速300多千米,我能去任何地方, 可惹人哽咽的过去却总在身后招手。

忽然想起央视的一个采访:

记者:“大爷,您缺啥?”
大爷:“所有的缺与不缺都是妄想!”

是啊,当痛苦三番两次找你谈话的时候,所有的幸与不幸疼与不疼快乐与不快乐都TM是妄想。

他在病床上,我在路上。

病,快好起来吧》上有8条评论

  1. 忘想

    躺在病床上,就想健康才是最重要的,当没事的时候,又没有想到健康的重要。祝尽快康复。

    回复
  2. Pingback引用通告: 2007~2017 所有文章归档 | 简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