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评价

我妈说我小时候特别胖,别人家两三岁的孩子经常被抱来抱去,而我只是在地上和床上辗转,因为太重。她还担心过,这是不是不健康,因为我爸妈都比较瘦,不过也只是担心了那么几分钟。

到我6岁上小学的时候,我已经从蜡笔小新变成了少年柯南,同桌的小芳就是在那个时候开始给我写纸条的。让人难过的是,只写了两周就让老妈发现并通知了对方家长和学校,起因是我把看完的纸条随手扔在了地上,被打扫卫生的我妈意外的捡起,并意外的打开看了一下。

现在回想一下我还记得,当时我们被叫到办公室批评(早恋),出来的时候,小芳对我说:“你怎么让你妈看到了!” 我当时什么也没说,可心里觉得好像做错了什么,比如我看完后可以把那纸条吃了啊,再不然可以夹在思想品德课本里(大人谁会翻看这么无聊的书啊),可是我为什么非要扔掉呢,就算扔也要扔的远一点啊,比如村北边的玉米地里,比如上学路过的桥洞下面,再或者挖一个坑埋掉。

我当时想了很多,因为小孩的脑子里没有什么是一定的,更多的是如果。

而另一件事是我长大后才意识到的,而且越来越觉得后来发生的事在当时早有预判。
记得我妈看到纸条的时候问我:“这是谁写的?” 我老老实实的说是小芳,可能当时有那么点迟疑,不过我没说谎。

然后我妈又问:“那你给她写过纸条吗?” 我说:“没写过!” 可能说这话的时候也迟疑了,不过重要的是我说谎了。

我为什么要说谎,因为那时的我知道,我说没写过,妈妈就不会责怪我,而我没有能力顾忌到这个谎话会不会穿帮,毕竟当我妈问是谁写的时候,我老老实实交代已经说明我当时的智商并不高,连狡辩都不会。

后来小芳问我:“是你告诉你妈的吗?” 我说没有
我撒谎了,因为那个五六岁的我,不想别人觉得我背叛了她,而事实上我背叛了。

在那之后我们再也没有写过纸条,只是慢慢的过着90年代的童年,然后读高中上大学。
我记得小时候有几次放学回家她想一起,我没同意。
高中的时候她让人转交给我一封信,一页纸正背面,写了很多,但是都不记得了。
现在她早已经结婚,我们也几乎不再联系。

我想我是一个不勇敢也不聪明,向往美好又经常妥协的人,从小就是,向来如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