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到一个大屁股

2018年1月1日晚

我百无聊赖的坐在沙发上,新的一年新的开始,这么有意义的一天,我不想看电影,也不想玩手机。我想,要不我睡觉吧,可是7点睡觉是不是有点早。这个时间,北京10层以上的建筑里大部分人都还在加班,胡同里的小商店还没有拉下卷帘门,地铁出站口的烤冷面还没有收摊,三里屯的霓虹才刚刚升起……

我拿出望远镜,看到对面5楼一户人家在吃饭,旁边一户两个人在看电视,6楼有个女孩在练瑜伽,7楼一对情侣——我也不知道在干嘛。总之在7点的时候大家都还没睡,作为一个资深的加班狗怎么能和别人不一样。

就算睡也要给自己找一个理由啊,生病看上去不错,可是我整个2018年也没有像今天这么健康。如果在悉尼的话是不是已经晚上10点了,可我在北京啊。没有生病,也不在悉尼,陪了我3年的床就在眼前,可是连一个睡它的理由都找不到。

要不我出去转转吧,一会回来说不定就晚上10点了,10点就可以睡觉了。

夜里的柏油路冒着冷气,每走一步都冻得脚发麻。我把手揣进衣兜,步子也越来越快,一块块亮灯的招牌从我身边掠过,行走的羽绒服一个个从我的眼角消失,我走过天桥穿过人行道,在前方100米处的公交车站看到一个大屁股。

在流动的车灯中,大屁股将外套撑起了一个带光的弧度。她站在人群中就像擀面杖里的锅,筷子里的勺儿,眼睫毛下面的月抛。总之我被吸引了,就像刚出生的婴儿看到了奶子,像瘾君子看到了白面儿,像外卖小哥终于找到了门牌号,像这冬天里的一把火。

熊熊火焰燃烧了我,那个大屁股就像火上的一口锅,锅里都是我解不了的渴。

站在100米的距离外,我开始想怎么才能低三下四又理所当然的跟她搭讪,于是我想到了一个别人都不敢想的办法。

我过去一把抓住了那个大屁股,的羽绒服。

大屁股回头看到我,向斜后方退了一步,什么都没说。

她沉默,那就是纵容我犯错。

我要抓住这个机会,告诉全世界,幸福是不要脸挣来的。

我和她上了同一班公交车,我不知道它开向何方,只觉得欲望荡漾在整个车厢。

我身后身前身体的四面八方投来无数更强烈的欲望穿过我打在那个大屁股上。

原来我们都一样,像饥饿的羔羊被困在待宰的温房,向前一步是荒唐,向后一步是原样。

60分钟后只有我和大屁股在那一站下车,这一定是命运的安排,我和那个屁股的距离就是凡人修仙的最后一步。我要上了,用我最原始的冲动,和最真实的表情告诉她:“你裙子后面的拉链开了”

我们留了联系方式,那晚我一宿都没睡。

第二天我约她晚上出来喝咖啡,她说它是弹钢琴的,我说我是敲键盘的,她说她会熬汤,我说我熬夜,她说她家在北京,我说离我家很近。她说不喜欢胖和瘦的,我说我150斤……

突然我感觉她的脚蹭了我的腿一下,我的血液就像暖气管子里的热水一样涌到头顶,一股来自空气的力量支配这我用脚蹭了一下她的小腿。她惊呆了。有5秒钟两个人像是被冻在一个超大的冰块里。互相看着,但什么都不能想。

共享单车来来往往的窄道上,漆黑一片。

她说她该回家了,我说能不回吗?

她笑了笑转身就走。

“喂!”我喊了一声

她回过头说:“干嘛”

我说:“你叫什么名字啊”

她说:“你想娶我啊?”

我楞住了,仿佛月亮的光只照在我身上,第一次体会到被人需要,第一次感觉自信膨胀到了极点。

我迷失了,像叼着骨头的狗不知道往哪藏。

我说:“我娶你啊”

我们结婚的第一晚,她娇羞的坐在床上,那个大屁股在床单上压出来的褶皱都那么好看那么自然。我坐到她旁边,床垫从屁股软到心里,整个人不知道哪块肌肉先动,都蓄势待发。

她问:“你什么感觉?”

我说:“像是做梦”

她说:“我不是弹钢琴的。”

我说:“那不重要”

她笑了笑,说我们睡觉吧

我看了看表,7点钟。

我说好,睡觉。

201x 年 1月 x1日晚

我百无聊赖的坐在沙发上,新的一年新的开始,这么有意义的一天,我不想看电影,也不想玩手机。她说,要不我们睡觉吧,可是7点睡觉是不是有点早。这个时间,北京10层以上的建筑里大部分人都还在加班,胡同里的小商店还没有拉下卷帘门,地铁出站口的烤冷面还没有收摊,三里屯的霓虹才刚刚升起……

陪了我好几年的大屁股就在眼前,可是我连一个睡她的理由都找不到。

我想我还是出去转转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