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的老照片和女朋友

爷爷去世一个月之后,整个家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爸爸准点上班,妈妈和朋友约好去了城南的家具城。家里要重新装修,妈妈说这房子住了20年,墙里都透着一股烟味儿,也该换换新了。

小野放下手中的《大学英语》,从床上翻了个身下来,光着脚凑到墙边,她像是换着各种角度要跟这面墙接吻,但无论如何也闻不到一点烟味。小野走到客厅,四面墙干干净净空气里除了吃早饭时留下的豆浆味儿再无其它。她在冰箱里拿了一瓶养乐多,抬头看到冰箱贴上的照片,其中有一张全家福,那是爷爷70岁生日时照的,那天在欢乐谷爷爷坐在轮椅上看着那些尖叫的年轻人,突然拉过她的手小声的问:“小野啊,有对象了吗?” 小野愣了一下,“有就带回家,给爷爷看看啊”。说完爷爷抬起头看着过山车上的年轻人,脸上的皱纹都堆在了一起。

小野转身走到一扇门前,那是爷爷的房间,以前这扇门也总是关着。仿佛里面是另一个世界,属于他的世界。小野敲了下门,没有回声,“爷爷,我要进来喽” 小野轻声的说。

房间里整整齐齐,所有东西都在原处,没人动过。爷爷生前交代过,他死后所有的东西都不用留,可以扔的扔掉,可以烧的烧掉,那几箱书留给小野,那些日记…说到这儿时,他突然停住,仿佛透漏了什么不该说的秘密。算了,没事了,你们出去吧,我想睡会儿。小野还记得那天爷爷脸上的表情,岁月的沟壑里隐约能看出一个男人的羞涩。

小野走到窗前一把拉开了布帘,上午九十点钟的阳光,斜斜的撞在墙上,一条条光亮的边框,好像下一秒就会出现神奇的影像。小野坐到床边看着墙上的光,那是她印象中爷爷经常有的模样。

2

一年前,小野拿着在欢乐谷拍的全家福给爷爷看。

“您看您笑的跟小孩儿似的”小野笑嘻嘻的坐在床边指着照片说

爷爷接过全家福,手在上面摸了摸。

“小野,你把那个抽屉里的盒子拿出来”爷爷指着床边的柜子说

小野把盒子轻轻的放在床边,爷爷用僵硬的手指掀开盒盖

那是一个特别老旧的铁盒,一本辞海字典那么大,边缘已经磨得发亮。

里面是很多纸片,有信还有照片。

爷爷不灵活的手指在里面抽出一张照片。

粗糙的手背和照片上老旧的光景在阳光的渲染下变得温馨而有故事。

那是一张黑白照,一个年轻的女孩做在秋千上,旁边的男生两脚岔开用力的荡,两个人笑的很开心。

小野看着,用手指那个男生,说:“这个是您吧?”

爷爷点点头

“那这个女生是谁?”小野见过奶奶年轻时的照片,知道这个不是,所以问

爷爷抬头看着小野,脸上堆起了皱纹,说:“女朋友”

小野突然一脸笑哭的表情,顺势躺在床上又猛地坐起来

爷爷藏在褶皱里的小眼睛依旧快乐的发光,他把老照片递到小野手里,说:“女朋友”

然后两只粗糙的手搭在一起,吸了一口长长的气。

3

爷爷年轻的时候什么都会,十几岁在城里做木工学徒,后来爷爷老家的房子都是他自己盖的。17岁那年他跟师傅到一户阔绰人家做木工活,大体上是修缮厢房的门窗和打制几件桌椅。当时师徒三人在那户住了一个月才完工。照片里的女孩就是那户人家的女儿,爷爷说她在城里读书是家里的老三比自己小一岁。

小时候的爷爷腼腆不爱说话,而女孩性格活泼,可能是因为年龄相仿,女孩每天放学后看到他在院子里忙活,都要转到身后吓他或者拍拍他的头然后跑掉,也有的时候只是凑到跟前这么直直的看着,看的他脸僵硬活都干错了。

慢慢的他们熟络起来,忙完工两个人会坐在角落里说说笑笑,也有几次女孩带他到附近的市场闲逛。总之岁月漫长,但是快乐的时光转眼即逝。一个月后爷爷忙完工就走了,但是两个人的联系没有断,因为在一座城里,女孩每个月会去师傅家找他一次。

女孩什么都会,也什么都懂,虽然年纪小但是有一种天生的直爽和成熟,而大多数男生总是比同龄的女生幼稚,甚至自以为是。这是爷爷边回忆边念叨的一句话。

一年时间在一个人眼里是一年,在一对男女眼里可能只是一天或一个瞬间。不知不觉他们在一起很久了,久到经历过很多的开心,久到发生过很多次的争吵。但幸好那时候他们都还小,没有人谈未来,可有些事的发生不会因为你不懂而不来。

有一天女孩来找他,晚上说不想回家,但是爷爷特别正经的反复劝说,他也不知道自己担心什么,总之他觉得不回家是不好的。

“我出来的时候跟我妈说,我晚上要在同学家过夜,不回家啦”女孩挽住他的胳膊说

“那也不行,万一你妈妈知道了就麻烦了”爷爷好像说的都对,但又好像什么都不懂。

经不住爷爷的倔脾气,他把女孩送到街角,然后自己慢慢吞吞的往回走,走到门口时天都快黑了,他心里想女孩应该快到家了,在走进大门的那一瞬,他下意识朝西边看了一眼,落日余晖间露出一条鱼肚白,奚落的人流里有个女孩朝他咧着嘴傻笑。

4

爷爷生性谨慎做事小心,善于观察而且敏感。

“这个月来那个了么?”他扒拉一下她胳膊说

“没来”

“又没来?会不会是怀了?”

“没事,别乱想”女孩低头看了看“你看肚子都没大”说完哈哈大笑

“……”他知道自己总是为各种事担心,但不会无缘无故的担心

5

女孩蜷起双腿坐靠在床边,不时的把头埋进臂弯又抬头看看他

“别哭了”他轻声的说“早就说不对劲,你还不信”

女孩把头埋的更深,久久没有再抬起

7月的最后一天,通过老乡介绍他们来到一个村医家里,简单的问诊后村医问:“真的要做?你们想好了?”

他看看她,她看着他。

女孩说:“做吧”

村医让他在屋外等,他坐在长椅上又站起来,十分钟后他在原地划着圈踱步,他把耳朵贴在门上却听到自己的心在颤抖,他害怕,不知道这是在做什么也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

女孩出来时,看上去没有什么不同。

“你的孩子没了”她抿了下嘴说

他没说话,脑子里回响的是前几天师傅对他说的那些

这个事儿他只跟师傅讲了,师傅听他说完问的第一句话是:“孩子是你的吗?”

他楞住了,不知道怎么回答,因为他从来没质疑过,也无可质疑。

“照你说,你们一个月前发生关系,但村医说有孕已经俩多月了”师傅认真的说

一刹那间他不知道怎么回答,他有那么一点点迟疑,不是对她怀疑而是对自己。

就像小时候你依稀知道新月是一种自然现象,但是妈妈跟你说是天狗吃了月亮,突然面对家长的权威你开始质疑自己。

所有的怀疑都是对自己无知的质疑,因为事实从来没变过。

他对这类事根本不懂,他只知道他喜欢她,也相信她。

“孩子是谁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怎么做才好”他对师傅说

之后的一个月里,女孩没回家也没去上学,他也没出工而是好生的照顾她。

她没告诉他是怎么跟家里人说的,她让他不要再问。

爷爷说后来那个女孩跟他讲,他照顾她的那一个月是她最幸福的一个月。

那张照片就是女孩痊愈后两个人第一次出去玩时拍的。

爷爷还说从那以后他懂了一个道理,无论什么事,最难的不是去抉择,而是承受它。

6

小野没有问爷爷他们后来为什么分开,因为她觉得故事到这里刚刚好,不是所有的故事都必须知道结局,那不是目的。

小野走到柜子前取出了抽屉里的铁盒和那些被翻烂的日记,她把它们都搬到自己的房间,放到一个大抽屉里锁了起来。爷爷没提过这些东西怎么处置,但小野觉得他并不想让别人看到。

收拾完小野坐到床边,拿起手机看到有几条未读的微信消息。

是她男朋友发来的,最后一条是:“我错了,我们和好吧”

小野之前一直犹豫,那是自己的初恋,在一起两年,有快乐也有难过,如今她不舍,却不知道是因为爱他还是舍不得他们的过去。

她想起爷爷说的那句话

无论什么事,最难的不是去抉择,而是承受它。

小野拿起手机,在微信里给他回复:

“我把最好的自己都给了你,我不后悔,也不想再继续。你做错了事就是做了自己的抉择,你要学着承受后果,我不是你的”

爷爷的老照片和女朋友》上有1条评论

  1. Pingback引用通告: 2007~2017 所有文章归档 | 简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